手机版 | 电子邮件 | 学校官网
2017年金砖国家文学论坛(三)—— 中南对话:文学的驱动力

文章来源:  新闻中心      审核人:孔建华    时间:2017/12/17  点击次数:   [ 字体:  ]  

本网讯(记者 武嘉欣 吴悠 张飞捷) 2017年12月16日下午3时,2017年金砖国家文学论坛分论坛“中南对话:文学写作的驱动力”于我校国际交流中心国会厅顺利展开。此次金砖国家文学论坛由北京师范大学主办,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和国际写作中心联合承办。来自中国与南非的11位著名作家、学者出席论坛。

此次论坛由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副研究员蒋晖主持。他首先对三位南非作家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介绍了中国文学与南非文学的渊源、及南非文学的特征。同时,他指出南非作家目前面临的几个问题,包括语言的断裂、传统的断裂、机制性的断裂、职业的断裂,以及作家与整个社会的断裂。他表示南非文学与其它金砖国家文学的关注点有很大区别,并从艺术、哲理、理想、审美等关注点阐明了其主要区别。

南非著名作家尼克·姆隆戈表示,在殖民后有很多隐形的结构在制约作家、社会的成长。他通过切实感受来表达南非文学面临的困境。他指出黑人作家鲜为人知,其作品的销售也面临很大困难,外界对南非文学仍有刻板印象,认为南非文学都是以种族隔离等问题为写作主题,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表示南非作家应担负起文学责任,通过书籍让人们真正了解南非文学。

著名诗人、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西川对尼克姆隆戈的发言很有感触,他认为“每个角落的知识都是伟大的”,不应有等级之分。同时,他和大家分享了对两个问题的思考,其一是如何理解别人,其二是思维方式。此外,针对作者他也提出,首先需要了解读者受众的范围、受教育程度等;同时,关注写作的主题。

南非著名作家弗雷德里克.库马洛认为尽管南非和中国交流不断,但双方文化相互理解程度是有限的。他以自身的经历指出种族隔离和语言对南非文学的影响。他认为现在的南非还面临着语言、历史、土地等问题需要解决。希望中南双方可以加强交流,特别是书籍方面的交流,可以把更多的中国书籍翻译到南非让南非人们更加了解中国。

著名诗人、北京师范大学驻校诗人翟永明提到中国国内的翻译市场关于南非作家的书籍还是比较少,尤其是南非的诗歌,包括南非的女性诗人的诗集、诗歌,她们的现状都很难读到。她表示我们对南非文学的理解仍然有很多不足。

著名批评家、中山大学教授谢有顺介绍了特殊时期下南非作家所产生出的特殊文学,并表示这种文学作品保存了一个社会、民族的肉身状态。他以中国作家和中国文学作品为例,提出了“文学是活着的历史”的观点,使南非作家们更了解中国作家对于文学的基本认识。

著名作家艾伟重点阐述了个人与写作、写作跟环境的关系问题。他表示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中的人物,都不可避免受到时代意志的左右。他认为,洞察时代意志并发现时代意志之下人的血泪欢喜对一个作家来说更为重要。

南非著名学者、工人大学教授姆普朗特拉尼·布费洛强调,文学是让我们找到方法去定义自己的意志。他会为了心灵的宁静、也会为了能选择更好的生活而写作。他认为作家应充分利用自己的创造力,而不受社会地位、肤色等的影响。文学是一面镜子,让人们看到周围的世界,它不仅发出个人的声音,也需要替公众发声。

著名青年作家乔叶的发言围绕词语“跨界”展开。她叙述说文学讨论会即是一个跨差异的过程,不同的文学互相映照、互相倾听。她谈到自己的文学驱动力是在写作中抵达异域和远方,而文学的根本可能就是异域之同和远方之近,文学寻找着人们共同的情感世界和精神世界,闪烁的灵魂思想将隔阂的墙变成了门。

著名青年作家徐则臣就“作家的最基本责任”进行了阐述,即进行艺术形式的创造。他认为游览一个国家最有效的地图是文学作品。他认为一个好的作家是要写应该写的,这是艺术本身赋予的责任,并最终成为一个优秀作家的本能和自觉。

最后,著名诗人、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欧阳江河发言并总结。他认为写作是新的,却嵌入了一个旧的体制内。另一方面,英语既是通道,也是阻碍。他指出写作驱动力来自于读者。

此次中南文学对话圆满结束。

摄影:武艺  编辑:蔡旻俊